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长城影视

发布时间:2019-09-16 14:02:57 来源:富凯财经 关键词:长城影视
长城影视
原文标题: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9 21:36:50
原文作者:富凯财经。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富凯财经】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长城影视

富凯摘要:由于子公司借款问题,长城影视一边被判赔付1.3亿,一边被冻结股权,控股股东自身也债务压顶。

作者|孜斋,微信公众号: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2014年借壳上市后,长城影视频繁施展财技,大肆收购或投资设立子公司,曾一度支撑公司业绩增长,如今在“钱景”衰退的背景下,子公司不断暴雷。

6月28日晚间,长城影视公告称,由于牵涉一场与建设银行杭州西湖支行的合同纠纷仲裁案件,被判赔付超过1.3亿元。同一天,长城影视还公告称,旗下两家控股子公司因为金融借款问题,股权被冻结。

然而,这只是长城影视面临的大麻烦的冰山一角。当前,长城影视自身经营亏损,还有巨量债务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违规担保等问题。

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长城影视寄希望于控股股东力挽狂澜,而实际上,控股股东自身也债务压顶,无暇东顾,又由于长城影视近期股价持续下跌,控股股东所持股份遭强平。

子公司超过1.3亿元借款无力偿还

2019年4月29日,杭州仲裁委员会受理了建设银行杭州西湖支行与东阳长城影视传媒传媒有限公司、诸暨长城影视发行制作有限公司、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赵锐勇、赵非凡的合同纠纷一案。

事情还要追溯大到2017年10月,控股子公司东阳长城影视传媒从建设银行杭州西湖支行借了1.9亿元,已归还6000万元,然而剩余款项未如期归还。

根据仲裁结果,东阳长城影视传媒被要求在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建设银行杭州西湖支行支付全部资产收益权回购基本价款1.30亿元、回购溢价款229.5万元,支行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52.9万元(暂计至2019年3月28日),并自2019年3月29日起以1.32亿元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五的标准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

同时,长城影视将为东阳长城影视传媒与建行西湖支行开展资产收益权理财产品融资事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同时旗下子公司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83.34%的股权为融资事项追加质押担保。

超过1.3亿元的逾期款项如何偿还?长城影视称,将合理安排东阳影视的资金,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降低对运营资金的消耗等方式提升公司及东阳影视的偿债能力,尽早偿还借款。

然而,东阳长城影视传媒本身并不具有偿还能力。根据长城影视2018年报数据,截至2018年末,东阳长城影视传媒净资产4.68亿元,营业收入仅有607.2万元,净亏损2.16亿元。截至去年末,长城影视已经为东阳长城影视传媒提供了77.33亿元的担保。

没有其他救命稻草的长城影视,寄希望于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目前,长城集团正在与多家具备实力的合作方洽谈股权合作,长城集团曾承诺将继续向提供资金支持。

又有两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东阳长城影视传媒并不是唯一一个让长城影视头疼的子公司。

据公告,同样因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导致长城影视持有的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4.50%股权被冻结,长城影视持有淄博影视城62.40%股权以及诸暨影视城49.92%股权。

截至2018年年末,马仁奇峰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金额为1.42亿元,占长城影视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的59.65%。

淄博影视城、诸暨影视城2018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金额分别为1.66亿元、1.98亿元,分别占长城影视经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的69.54%、83.22%。

面对如此状况,长城影视一方面决定将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出售给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盘活资产。另一方面,还是巴望控股控股的融资解救。

其实,子公司的拖累远不止这些。2018年长城影视增收不增利,由盈转亏4.14亿元。数据显示,2018年长城影视营业收入为14.5亿元,同比增长16.1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4.1亿元,同比下滑344.04%。

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子公司业绩不达标造成的商誉减值。长城影视称,两家广告公司上海胜盟和浙江光线的广告业务不佳,并购旅行社业绩滑坡,造成商誉的大幅度减值。同时报告期内,电视剧销售方面账龄较长的应收账款占比较高,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坏账计提金额同比增加。此外,由于市场融资成本普遍上升,公司主营业务以及外延发展所需资金增加,公司财务费用同比增长。

数据显示,2018年长城影视有9家子公司未完成对赌承诺的利润,特别是两家广告公司上海胜盟和浙江光线不但没有完成利润,反而亏损。

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控股股东自身债务压顶

然而控股股东能都救长城影视于水火呢?尚没有答案。

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集团2018年下半年就已经爆发了债务危机,目前面临更大的债务压力,正四处求援,然而并没有实质进展。

据悉,除了长城影视,长城集团旗下还有长城动漫、天目药业两家上市公司,二者2018年末分别亏损4.49亿元和888.17万元。据天目药业公告,长城集团2018年底的债务总额为39.5亿元(本级非合并,未经审计)。

6月20日,长城集团希望引入桓苹医科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此前,长城集团已多次向外界寻求合作,并没有成效。

近期,长城影视股价不断下跌,二季度以来截至6月28日下跌32%,最新股价仅有3.87元/股。因股票价格持续下跌,长城集团所持股份于6月11日和6月13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被动减持725600股、590000股,成交均价分别为3.654元/股、3.773元/股,成交金额合计488万元。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正文完,原文标题:子公司嗷嗷待哺,控股股东自身难保,长城影视一天俩麻烦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9 21:36:50
原文作者:富凯财经。

长城影视 长城影视




本文关键词:长城影视
猜你喜欢